哪些算非学科类培训?教培行业在寻找边界

哪些算非学科类培训?教培行业在寻找边界
▲ 2018年12月4日,内蒙古通辽第五中学附近的补习广告牌。(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4107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有人则冷静地认识到,哪怕是非学科类培训,一旦再陷入“内卷”的恶性竞争,也可能受到新的政策监管。
  •  
  • “国学或许也是素养类。国学可能会涉及三字经之类传统文化的传播,而主要的教学内容把控还得交给机构的教研老师。”
  •  
  • 只有一个例外——信息技术教育被划为非学科类培训,为此前就已火热的编程类课程留下了空间。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贺佳雯

南方周末实习生 孙娜 杨金颖

责任编辑|吴筱羽

在职人员人数多少?
培训内容属于学科类还是非学科类培训?
周末寒暑假是否开课?
……
2021年7月27日,成都教师王瑜敏任教的某知名教育培训机构,收到了这样一份问卷。王瑜敏说,这是当地教育行政部门针对合法办学机构做统计,她所在机构专注于K12英语教学,因此如实填写——“学科类培训”。
三天前,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要求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等要在“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
“双减”方案宣告落地。成都正是全国九个试点城市之一,此外还有北京、上海、沈阳、广州、郑州、长治、威海、南通,其他省份则至少选择1个地市开展试点。
“双减”把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机构分为两类,学科类和非学科类,前者受限制范围更大,监管全面收紧。
“非营利性”是学科类培训监管的关键。“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因此,学科类和非学科类如何划定,很长时间里都是行业和家长关注的焦点:除了传统意义上的语数外三大主科,其他科目究竟属于学科类还是非学科类?
方案落地将近一周后,7月30日,教育部再次发文,明确两类培训的范围: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体育(或体育与健康)、艺术(或音乐、美术)学科,以及综合实践活动(含信息技术教育、劳动与技术教育)等按照非学科类进行管理。
关键问题厘清,下一步便是如何转型,甚或退场。至于一些对学科类培训需求较高的家长,则仍然有所期盼。
1

 

这个暑假“可能还能再上一会”

 

7月24日之后的一周里,家长们接连收到了多门学科类课程的停课退费沟通电话。
家长童旋亮出一张密密麻麻得惊人的暑期课表:钢琴、画画、唱歌、奥数(本地机构学)、大语文、奥数(跟大学老师学)、新概念英语、外教口语一对一。课程错开,奥数隔天一次,上一个月;大语文每天都上,共7天;钢琴一周两次;其余每周一次。如今,表上大部分课都停了。
还有一些已报名的学科类课程被要求转成非学科类课程。7月31日,多名家长反映北京昌平区回龙观附近的北京斯坦利潜能英语机构关闭,关闭通告中提供了课程转至另一家培训机构的方案,但要么是孩子已经上过的课,要么转换上新课的实际费用比单独报名的费用高出不少。
而在教培行业内,人们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
“从春节后就在等政策出台,现在好歹也有了一个结果,机构和个人都能尽快打算后路。”8月4日这天,某知名教培机构高管严勖,在结束了一场长达六个小时的会后,对南方周末记者还原了这段日子以来的心情。
会议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超出原定的结束时间整整3个小时。“如果不是3点有的老师有课,估计还完不了。”接到南方周末记者电话时,严勖声音沙哑。
长会的主题是下一步学科类培训课程怎么发展。
众所周知,K12业务此前是教培机构的重中之重,当中又以学科类培训业务吃重。“学科类空间只会越来越小。原来80%盈利靠学科,以后该砍(课程)得砍。”严勖说,“过去最刚需也最赚钱的肯定是语数外,但现在如果大量资源集中在这一业务板块,反而可能鸡肋了。”
根据“双减”方案要求,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则改为审批制,并按标准重新办理审批手续。
严勖分析,具体还要看政策在各地的落地情况,学科类的课程这个暑假“可能还能再上一会”,但秋季学期开学后就“不好说了”。
一位幼儿英语启蒙课老师苦笑说,“离职的人太多,现在(每个老师承担的)课时反而比前一段时间满一些了。”
时间往前再推几个月,不止一家教培机构的管理层其实早已意识到学科类培训的严厉整顿即将来临。4月,多家知名教培机构就开始陆续将K12学科类课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江为是一家知名教培机构的数学老师。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线上授课最大的问题就是教学效果不如线下授课好,薪资也随之下降。“领导当时也说,可能随时可以恢复(线下),也可能恢复不了。”
哪些算非学科类培训?教培行业在寻找边界
近年教育培训机构爆雷频频。图为2020年10月22日,北京,一处优胜教育的培训中心大门紧闭,内部已经搬空。(视觉中国/图)
2

 

素质教育下有无“擦边球”?

 

如今来看,是“恢复不了了”。
学科类与非学科类的边界明确后,教培行业内喜忧参半。有人还希望能从中找到灰色空间,继续学科类培训。有人则冷静地认识到,哪怕是非学科类培训,一旦再陷入“内卷”的恶性竞争,也可能受到新的政策监管。
新政出台前后,已有不少知名教培机构正在策划并推出转型产品。课后托管、素质教育成为转型的两大重头戏,也有机构发力于成人职业、教育硬件等方面。
有业内决策人士分析,这几个方向中,学科类培训机构转成人职业教育,最现实的问题是“生源不匹配,家长也不买单”。成人职业教育的难点还在于续报率低,完课率低,留存差。
转教育硬件需要高技术门槛,转托管盈利空间则很小,还要和公立学校“抢蛋糕”。基于学科类培训机构原有的生源情况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转向素质教育成为首选。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一份某头部培训机构暑期素质教育课表,当中列出的课程包括英语戏剧课、语文课后阅读课等。
在素质教育的框架下,在部分看似兴趣类的课程加入学科类教学内容,或许是学科类培训有所保留的方式。
学科类的任教老师意见也各有不同。教了十年英语的王瑜敏认为,类似绘本阅读、英语口才、英语戏剧这类兴趣课,应该划入非学科类。“但目前的文件明确,英语属于学科类,(教育部)应该没想细分,怕有人钻空子。”
一位在北京某头部培训机构教授大语文内容的教师表示,他现在上课以国学内容为主,主要目的是丰富学生的文学知识。他认为按照此次教育部划定的边界,语文写作训练和课外阅读都应该算入学科类培训。
但他也表示困惑:“如果未来只学国学的话,我也不清楚了,因为国学或许也是素养类。国学可能会涉及三字经之类传统文化的传播,而主要的教学内容把控还得交给机构的教研老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今后的学科类培训发展不会有什么“擦边球”可以打,他预计未来教育部还会再出细化的标准。
有意思的是,行业焦点仍集中在学科类培训的出路,非学科类培训则普遍不大被看好。
一为知名教培机构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目前非学科类培训难以标准化,而个性化太强意味着开课成本更高,对师资、管理难度都提出更高要求。其次,非学科类培训不如学科类培训刚需,市场受众更小,“蛋糕小,分的人还多”。
最后,尽管此次将体育(或体育与健康)、艺术(或音乐、美术)学科划入非学科类培训,看似留有转型空间,实际上各地体育、美育中考也都正在逐渐普及。一旦教培机构争夺这一市场,“只要再次陷入‘内卷’,监管部门还可以将体育、美术再划入学科类。”前述高管分析。
只有一个例外——信息技术教育被划为非学科类培训,为此前就已火热的编程类课程留下了空间。
7月15日,在第二十届中国互联网大会数字教育高端论坛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曾举例说,国家鼓励强化语文,开展书法、阅读、古诗词、小记者、小演说家等培训,培养学生的科技技术、信息技术、计算机、编程、人工智能以及音乐、美术,今后这些领域大有发展。
“教惯了一个学科,比如我就擅长教奥数,你让我去教编程,和我说大同小异。其实真的很不一样。”一位任教十余年的名师诉苦。
学科类培训要转型,严勖如今最头疼的,正是之前重金投入的师资怎么办。“让老师教别的,他不愿意,我也担心课程质量。这些学科类名师不能随便辞退,如果家长再有需求,市场再有空间,更不可能再临时找这样的老师。”
3

 

争夺课后延时服务时间

 

在升学政策维持不变的长时期内,学科类的刚需确实依然存在——尤其对那些因普职比1∶1分流政策忧心忡忡的初中生家长而言。
根据“双减”政策,课后校外培训机构原则上不允许讲授新内容或超纲内容,然而据王瑜敏观察,以成都来看,七年级上册的期末考试常常考了下册的内容,不超前学,考试就容易吃亏。
事实上,“双减”也并未“一刀切”全部叫停学科类培训,而是规定寒暑假、周末以及法定节假日不能开课,周一到周五晚上八点半以后不能开课。
王瑜敏仍对学科类培训的未来相对乐观。“下学期我们机构会把课程从周末转到周中,跟学校周一到周五的课后延时服务竞争。”
但学生们可能没时间去课后校外培训了。2021年6月,教育部明确要求,学校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吴眉滢说,以前课后服务学校管理比较松散,下学期如果都动员孩子报名课后服务,甚至一些任课老师以辅导作业为由讲题,家长和学生会担心错过正课而选择课后留校。“五六点放学,到晚上也就是一顿饭的时间吧?家长、学生压力都会很大。”
“双减”出台后,黑龙江省伊春市、福建省晋江市、辽宁省锦州市、山西省太原市等多地相继发文暂停面向中小学生(含学龄前儿童)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活动,同时组织开展暑期专项治理行动。
而早在暑假开始前,山西、安徽、云南等省份陆续有城市表态,暂停暑期学科类校外培训活动。
尽管课表上大多数课都停了,童旋依然表示会送孩子参加校外培训,主要考虑是学科和兴趣的配合发展。对她来说,政策落地只是缩小了可选择的范围,实在不行,还能请身边的教师朋友帮忙补补。在她看来,“双减”之后,家庭没有类似资源的孩子会比较吃亏。
江为所在的机构已经决定砍掉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机构建议像他这样的老师去考高中教师资格证,以后给高中生上数学课。但他另有打算,他心想,高中生能来校外培训的时间,那就更少了。
8月4日,北京市教委在9座“双减”试点城市中率先对“非营利性”转制给出明确时间表。北京拟要求教培机构2021年底前完成学科类教培机构的“非营利性”转制;教委现已通过行业协会,知会各头部机构负责人,建议企业向高中、职业教育、终身教育、混合业态等方向转型。哪些算非学科类培训?教培行业在寻找边界
(应受访者要求,王瑜敏、严勖、童旋为化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南方周末):哪些算非学科类培训?教培行业在寻找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