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杨佩雯

编辑|杨程

近日,有消息称,华尔街英语的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各校长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

对学员们来说,华尔街英语即将破产的消息来得非常突然,大部分学员的课程还没有完成,而老师们的“失联”更是让事情变得雪上加霜。

有学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自发通过调查问卷方式对各地学员的情况进行统计。截至8月14日中午12点,共有6000多名学员参与登记,涉及合同金额超过4.8亿元,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加。

另外,有华尔街英语的老师告诉红星资本局,其实他们只比学员早半个小时知道即将破产的消息,而且,大部分员工已被拖欠3个月的工资。

“它把我们置于一个可怕的绝境。我们必须放弃我们的工作签证,换取30天的人道主义签证。如果不能在30天内找到新工作,那我们不得不离开中国。”一名外教告诉红星资本局。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有人刚交8万报名

维权学员超6000,在持续增加

“我8号才交的学费,好几万块,结果12号突然说要关闭。”一名学员在维权群中哭诉。

对学员们来说,华尔街英语即将破产的消息来得很突然。

有的学员稍早就从老师那里得知消息;而有的学员得到消息的时间晚一些,一直到相关话题#华尔街英语将宣布破产#登上微博热搜榜,他们才发现老师已“失联”。

“现在没有一个说法,我们没上完的课要怎么办?是退费还是怎么说?我现在完全联系不上我的CC老师了。”一名学员对红星资本局抱怨。(注:CC即Course Consultant,课程顾问。在华尔街英语机构中相当于销售。)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目前,各地的学员们为了保障自己的权利都已经行动起来,有的学员选择报警,有的选择直接向法院申请立案。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图由受访者提供

据华尔街英语的官网显示,其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苏州、南京以及天津都设立有学习中心,但未披露全国共有多少名学员。

8月13日,有学员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一份名为《华尔街英语集体诉讼维权》的石墨文档,该文档可让多人在线实时编辑。来自不同地区的学员们分别填写了涉及的相关信息。

截至8月14日上午10时,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超过800名学员在该文档进行登记,涉及到的学费约为6360.95万元。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学员缴纳了约8万元学费。

(注:该文档可让多人在线实时编辑。在记者统计过程中,文档内表格曾发生变动,上述数据仅供参考。)

除此以外,有学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自发通过调查问卷方式对各地学员的情况进行统计。截至8月14日中午12点,共有6000多名学员参与登记,涉及合同金额超过4.8亿元,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加。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图由受访者提供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为什么学费那么贵?

定位成人英语,学员贷款学习

需要说明的是,华尔街英语的定位是“成人英语教育”。

公开资料显示,华尔街英语于1972年创立于意大利,是国际性成人英语培训品牌。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曾在11个城市开设71家学习中心。

红星资本局发现,接受采访的学员们基本上都已经工作。出于职场发展的需要,他们选择在华尔街英语报名学习,对自我的英语能力进行提升。

《华尔街英语集体诉讼维权》文档显示,学员们缴纳的学费在1万元左右到111万余元不等。

其中,一名学员缴纳了约111.06万元的学费。

据其在文档中填写信息,其第一份合同为99.43万元,第二份合同约为11.63万元。红星资本局曾致电该学员,但其未接电话。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截图自《华尔街英语集体诉讼维权》文档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华尔街英语的学员多已工作,但不少人通过贷款的方式缴纳学费。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学员们用的比较多的方式有信用卡分期、度小满贷款和花呗等。

有学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据其通过调查问卷统计,有52%的人是通过银行或金融平台贷款的方式支付学费,一旦华尔街英语破产,贷款的学员将面临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损失。

对于这一部分学员来说,他们的困境是:未来不能继续在华尔街英语上课了,但贷款仍然要继续还,否则会影响自己的信用记录。

为什么华尔街英语的学费那么贵?

多名学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在正式开始学习前,会进行一个英语评估测试,对学生的英语水平进行定级,总共有20个级别。

以学员王晓晓(化名)为例,其英语基础较差,定级为LV1,她最初只购买了LV1-LV18的普通课程,但在CC老师的劝说下,她又将普通课程升级为VIP课程。前后共缴纳20.11万元。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普通课程、VIP课程、VVIP课程之间,学习内容都一样,但最大的区别在于学习场所、同班人数和课后辅导等等。

在学习线上课程的时候,普通学员只能在学习中心的大厅学习,VIP以上学员可以在单独的屋子里学习;在学习线下课程时,普通学员在一对十二或一对四的班级,VIP学员和VVIP学员则是在一对二甚至是一对一的班级里。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老师工资已欠3个月

外教:年初已开始推迟发放

据学员介绍,华尔街英语的老师主要可以分为三类:CC老师、SA老师(Study Adviser,学习顾问)和FT老师(Foreign Teacher,外教)。

其中,CC老师承受了绝大多数学员的怒火。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在破产消息被捅出来前,有CC老师仍对外销售课程。而且部分学员在得知即将破产一事后,联系不上自己的CC老师。

8月13日,一名CC老师告诉红星资本局,其实,他们只比学员早半个小时知道破产的相关消息。而且,大部分员工已被拖欠3个月的工资。

上述老师告诉红星资本局,老师们是被动遣散离职,由于前几个月的工资一直拖欠,社保也是未缴纳状态,“公司那边说‘如果现在离职会缴社保’,不然我们在北京连缴的社保都断了。”

“我非常震惊,公司要求中国当地的员工在两天内辞职。他们说:如果现在辞职,他们就缴社保,否则就不缴。”华尔街英语的外教迈克尔(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

迈克尔还告诉红星资本局,华尔街英语还没有付他5月、6月以及7月的工资。如果加上应得的裁员赔偿(N+1),他本应得到18.2万元人民币。

“华尔街英语的工资发放很混乱,我们最后一次收到钱是在5月——发的是4月的工资。其实,在今年1月,我们的工资就被推迟发放了。”另一名外教凯莉(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

有来自华尔街英语的老师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多份工作邮件。

一份关于推迟发放1、2月工资的邮件中称,考虑到疫情的变幻莫测和对业务突如其来的影响,公司决定在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下对现金流的管理采取审慎的策略。

“此次财务计划调整的影响之一,是公司需要对一月份和二月份的工资支付时间做出临时调整。请注意:工资继续保持100%支付,只是鉴于现金流的挑战,工资将进行分批支付。”邮件中称。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截图自受访者提供邮件

按照上述邮件中所说,员工们的工资应该在3月恢复正常发放。但是,员工们3月及其以后的工资也不断推后发放,5月及其以后的工资至今未

发。

除了被拖欠的工资外,最让迈克尔感到害怕的是签证。

“它把我们置于一个可怕的绝境。我们必须放弃我们的工作签证,换取30天的人道主义签证。如果不能在30天内找到新工作,那我们不得不离开中国。”迈克尔对红星资本局说。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原股东最迟2月已退出

创始人7月接手,钱去哪儿了?

据经济观察报,在2017年11月,培生集团同意将华尔街英语以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4亿元)的售价出售给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有关联的一组基金。

然而,红星资本局通过员工提供的邮件注意到,在今年2月1日,华尔街英语中国的管理团队向员工们发送过的一封邮件中提到:

“在前股东中信资本和霸菱亚洲决定不再投资我们公司之后,Pecce于今年7月份才正式接管中国市场。”

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

截图自受访者提供邮件

也就是说,最迟到今年2月,中信资本和霸凌亚洲已成为华尔街英语的“前股东”。

而Pecce指的是华尔街英语的创始人。公开资料显示,Luigi T. Peccenini(中文名“李文昊”)是一名意大利人,华尔街英语是他在1972年创立的。

或许是为了安抚员工,华尔街英语管理团队在另一封邮件中提到:我们都知道Pecce是个人投资者,他在81岁买了这家公司,唯一的目的是拯救它。对他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以引入资金。

从邮件的内容来看,Pecce作为创始人买回华尔街英语,但直到今年7月,他才正式接管中国市场。

那么,从2月到7月这段时间里,华尔街英语发生了什么?

有部分老师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认为,各学习中心的校长和老师都是被蒙在鼓里的,是华尔街英语中国团队的高层预谋了破产一事。

天眼查APP显示,“华尔街英语中国”这一项目的所属公司为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上海)有限公司。截至目前,该公司未发生任何信息变更。

但是,华尔街英语的另一相关公司——北京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尔街公司”)的变更记录显得有些诡异。

8月9日,在破产消息传出的几天前,北京华尔街公司进行了多项变更。其中,陈文、柯大卫退出董事、经理及监事,新增石毅和西蒙尼。同时,法定代表人由柯大卫变更为西蒙尼。

对此,有法律背景的学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法定代表人是要承担责任的,在破产消息传出前进行了变更,这无法不让人多想。

目前,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东均仍为(香港)伽玛-马斯特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00%。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对于学生来说,他们预缴了学费,但是课程并没有完成;而对于老师们来说,华尔街英语至今仍拖欠他们三个月的工资。

在缴纳学费和发放工资的时间差中,钱究竟去了哪里?

8月13日、8月14日,红星资本局拨打华尔街英语各渠道的公开电话,并发送采访函至其媒体联络邮箱,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原文始发于(红星资本局):华尔街英语破产内幕调查:涉超6000学员近5亿学费,外教面临签证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