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论文1000字(我们在下一盘大棋!)

今天聊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由来”:就是美国的意图,以及咱们中国的策略。

咱们都知道美国是现在全球最发达的国家,那么中国呢?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两国如何相处决定了世界的走势格局。

但是这个是取决于双方如何定位彼此关系。

从二战之后,中美一直处于一种大体上的平衡,即便是朝鲜战争双方直接交战了,都没有延伸到对方的本土,也正是这种维持了数十年的和平状态,维持的越久,矛盾积累的就越多。

2014年的时候,咱们中国的GDP就已经首次达到了美国的GDP的60%,到了2018年的时候已经达到了66%,而且这个比例呢,还在不断的攀升,咱们中国GDP的增速可以说有目共睹。60%啥意思?这个是美国一直以来的一个警戒线,上世纪美国对于对手呢,有两次出手,都是因为这个60%。

那么第一次是因为苏联的GDP一度超过了美国的60%,美国就开始对苏联大家遏制,最后导致了苏联解体,第二次是因为日本的GDP一度超过美国的60%引起了个警觉吧,最后导致逼迫日本签署广场协议,日元升值,日本陷入了失去的20年,也正是因为这个60%,美国近几年开始对咱们中国可以说是频频发难,绝非偶然,而是两国宏观态势长期演进的一个结果。

二战后的美国?凭借美元霸权,军事霸权,可以说在全球薅羊毛,只要开动印钞机就可以用纸轻松换取别的国家的财富,如此低成本高效率的交易使得美国在这种游戏规则下,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

而在这一体系下呢,咱们中国之前无疑是贡献了最多的羊毛:成本低廉,体量巨大,制造业发达,贸易门类齐全,最重要的是咱们中国在高端产品服务领域的差距让占绝对优势的美国必然成为这个首要的供应方,从而获取了最为丰厚的垄断利润。

那么中美在这样的体系下有着各自的角色分工而互补,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那么中国就相当于一个吃苦耐劳,踏实能干的打工仔,为美国这个老板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而这个老板也从丰厚的收益中拿出一部分作为薪水,打工仔的生活有所改善的同时省吃俭用慢慢的也积累了一些财富。

可以说这段时间劳资双方一直是相安无事的,这就是过去20年,咱们中美关系如此和谐的一个本质,但是看似平和的外表下有着极端的不平等,咱们不能老干这种8亿衬衫去换一架波音飞机的事儿,因此我们有了自己的C919,我们也不可能一直给别人打工,而美国作为既得利益者,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维护自己少劳多得的老板地位,矛盾因此而来。

所以说我们迎来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对咱们国家来说,要想维护人民的利益就必须做到对内爱民,对外反霸双管齐下。

只有反霸,才能拿回本该属于我们中国人民的财富。咱们的这个财富生产能力在2010年的时候就已经超过了美国,一八年的时候更是超过了美德日总和,但是用GDP来衡量的时候,我们还是全世界第二,那么钱都去哪儿了?

被美国通过这个金融霸权给卷跑了,卷跑了多少?

如果这个咱们中国不被国际金融寡头剥削的话,咱们中国人均GDP起码在30万到50万人民币,但是现在却只有可怜的区区几万。一边吸食着中国人民的劳动血汗,一边还嚷嚷着自己亏本儿了,这个就是西方垄断资本的嘴脸。

所以说如果不打破美国这种霸权的话,咱们中国的蛋糕做得再大,中国人民的福利也得不到保障。但是咱们中国当时也是自愿加入这个不平等的体系,因为当时为了加入WTO。加入WTO是一条必须要走的路,当时可以说交了很高很高的学费,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赎回当时的学费,赎买只是手段,发展才是目的,一旦到了咱们中国崛起的时候就必然会重新洗牌,加以调整,把之前这种格局呢给变过来。

现在就是中美关系转变的一个历史性的关口,可以说咱们中国多年打工积累资本的同时,对于美国全球薅羊毛的这种顶层设计与运作技巧,也已经了然于胸了。

金融、军事、科技

金融、军事、科技

既然美国人是靠金融、军事、科技这三根支柱来巩固自己的超然地位的,咱们中国也只需要在这几方面努力,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

百年一遇的大变革时代

近年来,咱们国家可以说是左右开弓。

金融方面呢,成立亚投行,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双边本币结算、在英国伦敦设立了人民币离岸清算中心、在上海香港交易所呢,陆续推出了人民币、黄金、人民币、原油、人民币、铁矿石等,还有大力发展这个区块链技术,这些显然都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获取核心资源的定价权话语。

为了将来能够获取国外资本收益进行布局。

军事方面呢,可以看到这个航母连连下水,建国70周年大阅兵的时候,也看到了高调展示东风41、东风17等既有战略威慑的。

宏观考虑呢,又有保障未来投资安全交通要道的这个现实,需要更为人民币国际信用赋权的终极目标。

还有就是文化价值方面,中国方案是不断的推向世界,不仅要自信,还要他信。目前中国对第三世界的吸引可以说是与日俱增。

可以说中国体量的迅速增长,使得美国在各个方面都感受到了实打实的压力。40年的改革开放时代,中国的这个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富裕阶层不断扩容,生活水平极大提高。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贫富、城乡、东西部三大分化加剧,导致了社会矛盾积累,并且常常有这种尖锐化的表现,而想要缓解甚至消灭这种社会矛盾,做好存量财富分配的同时,获取增量财富,把蛋糕做大成为了更为迫切的需求。

因此,政治、经济乃至军事的触角伸向全球,在更大的空间内获取资源,取得收益,保证安全成为了中国继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那么美国和西方一直以来作为既得利益者,必然会对此进行施加阻力,这也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由来。

一句话概括就是中国要变,美国要变,世界更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