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

一场教育大变革,正在进行。

距7月24日“双减”(《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正式官宣至今,30天过去了,整个校外培训行业已然发生巨变。

最初看到“双减”文件,不少行业人士并未想到,这场变革,速度如此之快,又如此彻底。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教培行业一个时代结束了”。

几乎所有去年风头正盛的K12教育企业,都在收缩,大幅裁员、转型谋生。美股市场教育三巨头好未来、新东方、高途,如今股价都只剩个位数,8个月里,三家的总市值从最高时的超1300亿美金,跌到如今的70亿美金。

一个近万亿的市场,轰然倒塌。

从业者们陆续离开,创始人、高管们为了公司活下去殚精竭虑,曾经追捧在线教育的资本紧急退场,不敢再伸出触角。

表面上,校外培训行业的各个玩家调转船头,如火如荼地探索素质教育、成人教育、教育硬件等方向,但这些举动被业内认为只是“缓兵之计”。“校外培训行业,没有哪一个赛道能够拥有K12赛道的规模。”一位行业人士明确表示。

K12赛道辉煌不再已是定局,很多从业者一面因工作受影响而黯然神伤,一面又不得不承认,在资本的裹挟下,校外培训行业曾一度进入超速行驶的轨道。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陈晶用电影《古惑仔》的经典台词来形容这场“双减”整顿:“有错就要认,被打要立正!”她表示,面对“双减”,不要钻政策的空子,而是借机反思与总结,让教育回归育人本质,这才是这场大变革真正的意义。

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

来源 / 电影《古惑仔》

与多位在线教育行业一线从业者、创业者、公司高管及投资人交流,试图记录这30天来的巨变。

1
饭碗没了,上百万人必须离开

 

完整看完“双减”文件那一刻,某头部K12在线教育机构从业者林致意识到,几乎整个K12学科培训行业都可能会消失。十天后,他从这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紧急“退场”。

其实整个行业的裁员序曲自今年5月份就响起了。7月24日“双减”文件正式官宣后,就有“友商”大举裁员的消息流出,但他依然没想到自己公司也裁得如此之快。

机构收缩的动作不快不行,相关部门对教培行业的监管使出了雷霆手段,让行业内外都看到了“双减”落实之坚决。

西安一位从业者表示,他在电梯里看到一位在线教育机构HR怀里抱着厚厚一摞离职证明。

“没想到我也失业了”、“今天下午被领导抓去谈话,很突然,被裁了”、“我们前几天还说好正常上班的”……诸如此类的经历分享,充斥在主流的社交平台。一位知乎用户在“请问学而思还能坚持几年”这一问题下匿名留言提及:“所有留下的事业部都开始极度收缩,很多十几年的老员工也只能离开”。

在高途发布的公告里,此前主要负责K12业务的副总裁刘威,也宣布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过去30天里,几乎所有叫得上名字的教育企业都在大幅裁员。据36氪报道,全国各地的教育机构达70万家,受波及的教培行业从业者数量达上百万

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

资料来源于公开报道及采访整理

统计了过去30天头部教育机构的裁员情况。从目前来看,秋季转型尚未落定,行业大收缩的终局还远远没有到来。

2020年年中入职的林致,是风口上的入局者之一,在这一年时间里亲眼见证了泡沫的破灭。

卓楠比林致进入在线教育行业更早一些,4年线下从业后转战线上又4年,整整8年,她完整经历了K12在线大班课起于微时、浮于辉煌、又回归“正常”的完整周期。   

过去的30天,所有教培行业相关人士都意识到,“再留下去真的没前途”,开始四散寻找出路。

离职20天后,林致还处于失业状态。未来从事什么工作会比较安全、稳妥,林致还没有找到答案。很多和林致一样曾经赶上了风口的人,如今的痛苦在于,对于工作的薪资高预期已经建立起来了,现在很难接受落差

2020年,头部K12在线大班课选手们招募主讲时,给出的年薪基本都是40万起步,头部主讲老师年薪高达数百万。

一位行业人士分析,在这波离职大潮中,刚入行的从业者寻找新机会相对容易一些,最难的是那些做了十几年教师或教学相关工作的资深从业者,没有其他的一技之长,转行自然非常痛苦

他们中的很多人怀揣着教育理想进入行业,注入了很多心血,但又不否认行业在高速发展中,很多动作变形,尤其是去年在线教育行业疯狂融资,跑得太快,丢掉了部分教育本心。

这些从业者没了“饭碗”,却不得不承认,教培行业确实需要一场大变革。

2

企业:转型,活下去

“很多人又哭又笑又疯狂,但是在情绪发泄完后,还是要重新投入,考虑新方向。”一位从业者表示。

仅仅30天,K12教培大军早已急谋收缩与转型,涌向所有能够活下去的路口,先是将K9秋季学科课程的上课时间调至周中。与此同时,探索新方向,其中吸引最多选手转型的方向,当属素质教育、成人教育和教育信息化。

在生死存亡的自救时刻,各家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镁光灯下。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过去30天里已经在朋友圈辟谣两次。一次是“双减”官宣后三天,一张“新东方将开展中学暑期集训营,学生乘坐大型邮轮去公海,吃住学考全包”的课程截图传播开来,引得俞敏洪在朋友圈质问“在这种艰难时刻还要落井下石?”另一次则是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被解读为或将从事针对家长的学科培训,他解释道,新东方已经做过几千场家庭教育讲座,且以公益为主。

好未来和高途也无法沉默。先是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发出了“不配论”:“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紧接着,高途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全员内部信中,连用五个“抱歉”,表明“大裁员”背后公司的艰难处境。

教育圈大佬辗转反侧,一些中小型教育企业的掌舵者们也不得不想办法活下去。

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

来源 / Pexels

“我们根本就没跑,还在原办公地工作,有些地方空着是因为缩小了办公区、在做退租工作……我们不会破产,我们一直在努力经营。”在线少儿英语机构鲸鱼小班CEO吴昊在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的内部会议上面对多个平台的投诉以及30家同行代表这样解释道。

“撑住一口气。”福建线下教培机构快乐学习副总裁黄世光形容近一个月的状态。“双减”官宣前一天相关文件流出后,很多人还在怀疑文件的真实性,但是他在看到文件时,立刻意识到,“是真的!”

因为就在7月初,快乐学习新校区在进行场地审批时,便不再像往常一样顺利。自那时起,这个曾经年营收5亿元,有着十六年历史的地方老牌教育机构,不得不进入减速阶段,看到“双减”文件后,明确了转型方向。与此同时,内部高管层进入密集讨论,盘“家底”(现金流)、制定转型方向、调配全公司资源扶持新项目。

“盘家底”时,快乐学习和新东方、好未来等线下巨头类似,明确自身优势还是在K12生源的积累,因此转型的定位依然是教培行业,确定了营地教育、科学教育、体育教育等8个素质类细分方向,并由各总裁办成员牵头探索。

这一仗的难,前所未有。过去几年一直主管职能部门的黄世光,不得不像创业时期一样,全力推动新项目的孵化。高压之下,他总是会在半夜下班后,到健身馆将自己泡在泳池里独处、思考一个小时。

“双减”之下,这个近万亿的市场开始蒸发。根据CIC相关数据,中国K12培训市场2020年的规模达7845亿元,2025年将达14542亿元,2020年至202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3.1%。按此计算,2021年K12教培市场规模将达约8873亿元。

即便行业有资本、有能力的选手都已经开始如火如荼地转型,但大多数人的共识是,就像“西湖很难承受太平洋的水量”,国内教育培训行业几乎没有像K12一样的黄金赛道了,细分赛道会更加拥挤

前述知乎用户的匿名发言中提及,“部门领导表示,这个行业,十年内是赚不到钱了,除非出海”。但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此前分析,长远来看,全球市场拥有一定空间,但出海可能面临着因不熟悉当地政治、法律、文化而引发的经营风险。

3
资本:冷却、停滞,不急于一时

“懵了!”这是陈晶看完“双减”文件后的第一反应。

“双减”文件流传时,陈晶还在聊项目,但手机消息一直震动,等到拿起手机,有几百条信息同时涌进来,都关于这份文件。

等稍微冷静下来,细读一遍,陈晶的感受是“崩溃”,“教培行业最大的一个赛道没了”。其实之前也有陆续一些信号传出,从业者们普遍觉得是“狼来了”,说了这么多次,没想到这次,狼真的来了,政策监管居然是朝着天平最严格的那一端发展。

“双减”文件一流出,二级市场教育股集体大地震。美东时间7月23日收盘,好未来市值蒸发93.62亿美元、高途市值蒸发15.54亿美元、新东方市值蒸发59.49亿美元。一夜之间,三家公司市值共蒸发168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096亿元。

截至美东时间8月20日收盘,好未来市值33.08亿美元,较高点时的586.69亿美元跌94%;新东方市值31.2亿美元,较高点时的342.28亿美元跌约91%;高途市值6.31亿美元,较上半年高点时的381.57亿美金跌去98%。过去8个多月时间,美股教育三巨头的市值蒸发了124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8061亿元,现在只剩70亿美金

一级市场自然也不会平静。去年在线教育跑得太快了,猿辅导融资融到了G2轮,被调侃为“字母都快不够用了”,而K12在线教育头部四家一年之内融资超过100亿美金

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

来源 / Pexels

在当时的“盛况”下,一位早期投资人表示,自己当时一面“眼红”,想参与进去抢份额,但实力不够,另一方面又深知,泡沫太大了,风险度也会极高。

“风险”很快就应验了。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位接近猿辅导和作业帮投资者的人士表示,“这些基金正试图评估他们有哪些选择,是否有办法变现,收回他们的资本。遗憾的是,处境很难改善,一些人(在最早期)投资时的价格是每股几美分,而在上一轮融资中,价格是每股数百美元,但他们再也看不到这样的价格了。”

一名知情人士称,很明显,作业帮和猿辅导剩余业务的价值达不到去年投资者对其的上百亿美元估值。还有投资者讨论,这两家公司是否会同意在无需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返还部分资金。

“唇亡齿寒”,陈晶描述到,那些中后期投资机构如今受了教育的“伤”之后,接下来会更加谨慎,这必然也会影响早期教育投资人。她手头的项目投资,即使和K12学科培训不相关,也必然受到巨大影响

“在政策执行尚未稳定之前,很少有人愿意去冒这个风险。”陈晶表示,“对于早期投资人而言,现阶段不能也没有必要着急。投资不急于一时,等到形势逐渐稳定之后再去投资也可以。”

陈晶将行业应对“双减”的影响,看做是一个不得不参加的实战MBA课程。“既然不得不交了MBA的学费,就应该真正能够总结、学习到一些东西。有了这次经历后,至少应该对行业周期和泡沫的不确定性建立起认知。”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无数经历过在线教育辉煌时刻的人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但所有人又很难否认,超速的校外培训行业,确实需要一场大变革,让教育慢下来,重回“育人”本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致为化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市场部网):30天,一个近万亿市场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