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卒。

庚子年,天降瘟疫,众人皆道,此为天灾,熬过即可,教培乃朝阳产业无妨。于是,众人紧衣缩食,照常发薪,房租、物业未曾少交分毫。更有大户公司捐献网络课程,惠及万千家庭。彼时,媒体赞扬声不绝于耳,此为教培之巅峰时刻。

转瞬间,斗转星移,辛丑年中,双J突至,遂禁广告、禁资本、禁上市,仍不尽兴,概因教培风头日盛,而校内教育日衰,其所以固校内而弃校外者也。名曰:教育公平。

于是,周末寒暑假禁补,学科培训营转非,当是时,数十万教培机构,百万从业人群,忧心忡忡,夜不能寐。白名单,黑名单,你方唱吧我登场;教育J、民政J,联合行动不停歇。

数月光景,有人走,有人留,有人暴雷,有人破产,万亿市值灰飞烟灭,带头大哥捐桌椅、开直播,宣告教培时代结束。某锐倒,某童逃,四海之内,各家自顾不暇。乱哄哄忙活一气,皆因四字之精神:大大压减。

半年不到,见中华教培之气日衰,校内教育之公平大成,课后服务全员普及,效率之高史无前例,万人称颂,欢欣鼓舞。

然有个别省市,如燕赵之地,目标意识不强,领悟能力较差,压减未达预期,于是临阵磨枪,层层加码,营转非证书刚发,一声号令,旋即收回。文人骚客,莫敢不从。

吾乃布衣百姓,人微言轻,不敢忘做人之根本,君不见底层小吏踹门查补,当众掐脖;媒体报道补习窝点,退Z大会;G员发圈竟以“猫捉耗子”戏称,请问当今盛世,且何为尊师重教?且何为人格平等?再看海南岛郡,指导定价,5元7块,网友欢呼:报100门!

呜呼哀哉!教培已死,教培已死。

正当心灰意冷之际,忽闻深圳某中学堂,为批评教育父母,开设讲座上书民间传言:“双J真相为何?一减不爱学习之生;二减不重学习之父。”莘莘学子,引以为戒,好好读书,上可为国效力,下可为国添砖。

与君共勉!

via 教培江湖八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