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为什么瑞秋最火?詹妮弗和皮特为什么分手?曾经的万人迷Rachel如今颜值崩塌!

女人这一生,都有三次重活一遍的机会。

第一次,是母亲给的机会,借由母亲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

第二次,是婚姻给的机会,借由婚姻的力量,重构自己的世界。

第三次,是自己给的机会,借自律放任自我,遵照自己心意而活。

对詹妮弗·安妮斯顿 Jennifer Aniston  来说,她感激母亲带给她生命,感谢婚姻曾带给她幸福,但当这两者试图去绑架她时,她就会毫不犹豫断舍离。她的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挑战自我的旅程 ,在她看来,只有自己才能定义自己,她要做她生来就该成为的人。

詹妮弗·安妮斯顿反感任何人的道听途说与揣摩,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母亲也不行。1999年,她的母亲南希出版了一本名为《我和我的明星女儿》的书,书中大曝母女私事。这成为压垮两人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两人关系决裂。

南希曾是一名极度自律的模特,还是一位摄影师。在詹妮弗·安妮斯顿九岁时,她与丈夫离婚,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南希对女儿要求很高,对当地的青少年选美大赛有种狂热,希望她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孩子。然而安妮斯顿却觉得自己身上没有妈妈身上那种光彩,也不想成为母亲那样的人。女儿的反抗与母亲的失望,最终导致母女两人失和多年。

在安妮斯顿看来,自己虽然是由母亲带到这个美丽的世界的,但自己并不是母亲在这个世界上的代替品,有自己的思想、梦想与价值观。失和的母女关系,到最后也没能得到修缮——母亲喜欢被关注,喜欢聚光灯下的感觉,一本《我和我的明星女儿》让她再次出现在聚光灯下,却也将母女之间那点事曝光得淋漓尽致;女儿不喜欢生活被曝光,不喜欢被人评论,更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人不是笼子里的动物,可是母亲的书,却让她沦为书上的动物,任人品评。

这本书的出版,导致母女关系彻底破裂,做母亲的永远失去了这个女儿。甚至有新闻传出,母亲因病去世后,出席葬礼后的安妮斯顿拒绝将母亲的骨灰带回家。无论新闻如何去编派她,她依然坚持自我,就如她自己所说:“肯定会有一些时刻,我会失衡会抓狂,但那都是在我的个人空间里。大多数时间,我可以坐下看着那些滑稽的新闻放声大笑。我不理会这些,专注于我的工作、我的朋友、我的宠物,专注于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其他的,都是些该塞进抽屉的垃圾食品。”

每个人出生时,手里都握有一副牌,这副牌便是父母所给的原生家庭。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但却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接受亲情绑架的安妮斯顿选择了一个不断地挑战自我的人生——她演戏,她当导演,她做制片人,她做珠宝设计,她结婚离婚……在这些活动中,她遇见了一个又一个自己,逐渐摆脱了原生家庭的潜在影响,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事实上,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眼前的安妮斯顿,就是豁出去的状态,只不过是借了瑞秋的壳——跳窗逃婚的瑞秋穿着婚纱冲进咖啡馆,她不惜打破父母为她建造的城堡,一头撞进这个真实残酷需要自己赚钱糊口的世界。

父母庇护的世界美好,但自我得不到释放,就连婚姻都不能自己说了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瑞秋的这种逃脱,也是安妮斯顿的逃脱。诚然,这个做自己的世界充满艰辛,但也其乐无穷,就如《老友记》里的莫妮卡所说:“欢迎来到现实世界,它很糟糕,但是你会爱上它。”瑞秋在这个现实世界里一直蜕变着,从第一季第一集中逃婚出走的富家千金、一个对人情世故一无所知的傻大姐,到后来的成熟、甜美、感情丰富的事业型女性,她在成长中一步一步走向了自己。

安妮斯顿也随着瑞秋蜕变着,随着《老友记》的持续热播,瑞秋成为电视荧屏上最受欢迎的“老友”,成为美国电影电视史上30个最伟大的角色之一,安妮斯顿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女演员忽然爆红,荣获金球奖、艾美奖和美国演员工会奖等,获评美国娱乐周刊年度人物第一位,连续16年获选“全球最性感女人”。

一时间,她成为“甜心”的代言人,是人见人爱的美人,她引领了时尚潮流,比如她的“瑞秋头”在美国受到狂热的追捧,风靡美国长达20年。男人想要和她在一起,女人想要变成她——人们心目中人见人爱的甜心宝贝,这么多光环加持,足以骄傲,足够绚烂。

然而,人生哪有一帆风顺,总会遇见波澜,安妮斯顿也未能幸免。转折点来自那一场令世界瞩目的离婚。与布拉德·皮特的离婚,成为安妮斯顿人生的分水岭。

当然,这条分水岭是媒体造出来的,分水岭的一边,她是有着“国民未婚妻”之称的“美国甜心”;分水岭的另一边,她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傻白甜”。《老友记》拍摄并播放期间,这位“美国甜心”被布拉德·皮特宠爱着,被全美国人宠爱着。

布拉德·皮特说:“在詹妮弗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朋友可以触及我的内心,但是她做到了,她是唯一的一个!詹是我的天使,我的生命,只要在她十步之内的范围,我就能感受到幸福!”

那时候,他实力宠妻,比如,有一年的情人节,皮特在她的化妆室里放了一整屋的玫瑰,还附上卡片:“我爱我老婆。” 比如,他耗资数百万美元举办婚礼,现场摆有五万朵鲜花,组织了四十人大合唱团,在太平洋上空长久地燃起爱的幸福焰火。而她也爱他,她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白:“我男人身上的味道就是全世界最好闻的味道。”

在最好的年龄,遇见对的人,一定是因为两人都处于人生中最好的状态,彼此的场域能量相互吸引。那时,安妮斯顿正爆红,皮特事业也节节上升,是当红流量小生。这样的金风玉露一相逢,自然就成为粉丝们眼中的“金童玉女”。然而,那一场世纪瞩目的离婚发生后,大众的态度变了,人们称皮特为“世纪渣男”,对安妮斯顿的看法改变了,甚至对“傻白甜”的评判标准也改变了。

人们怜惜她,她被贴上了新的标签——没有要男方任何赡养费的“傻白甜”,被辜负的落寞前妻,让人唏嘘的大龄弃妇。媒体总是将安妮斯顿和朱莉进行对比:颜值、衰老度、事业、爱情、收入……负面报道一波接一波而来。幸运的是,遇见皮特时安妮斯顿没让自己“低到尘埃里”,离开时就更不会。她有无懈可击的自控能力,离婚半年之后,她登上了《名利场》的封面,并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不愿被称为受害者,大家的“心疼”对她更是毫无意义。

这段婚姻让她明白:在一起不只是因为喜欢对方,更是因为喜欢当时那个状态下的自己,而分开是为了做更好的自己。人们笑她“傻白甜”,却不知道她的“傻”,只是力量与锋芒的收敛,这让她看起来不像安吉丽娜·朱莉那样霸道强势;她的“白”是给人给己留白,不咄咄逼人,给他人做自己的空间,也让自己活得心安。“我看着我妈那些年为了一次离婚而难过、愤怒,一直不肯放下,浪费了她的后半生, ” 詹妮弗说,“ 我感谢她这种无意中的牺牲,这让我免于重蹈她的覆辙。”

所以,当皮特婚内出轨,两人离婚时,作为受害者的安妮斯顿没有摆出受伤害的姿态,没有发文控诉以博取大家的同情,而是选择不去提起,以一种非常强悍的自律精神,强制自己远离是非,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好自己的生活。事实上,情感再受挫,安妮斯顿也不会让自己消沉太久,早在多年前,她就已经放下。

记者问:“你是不是还在纠结离婚的事情?”

她答:“紧追不放和纠结的,是媒体。”

安妮斯顿的放下正是建立在极端自律的基础上,她曾多次在采访里说,陪你最久的人只有你自己。

所以,要善待自己,更要爱自己。

她转头就开始工作,而不是躺在《老友记》的光环和情感的阴影下停滞不前。爱人会离我们而去,工作永远不会。因为自律,擅长对自我“调兵遣将”的她,凭一己之力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取得了大丰收。

在她出道的二十九年里,前后接拍了《麦田守望的女孩》等数十部电影电视作品,几乎全年无休。不仅如此,她还学习做导演,顺势成为了制片人。除此之外,安妮斯顿还投资纯净水项目,亲自设计了自己的豪宅,并登上《建筑》周刊,获得业内人士好评,利用闲暇时间创立了个人香水品牌Lolavie……

2015年,安妮斯顿以1650万美元的年收入,在《福布斯》全球最高薪女星排行榜上名列第五。事实上,安妮斯顿的赚钱能力在业内是数一数二的,年年都上《福布斯》,2018年是最赚钱女星第三名。

“傻白甜”的外衣下,是妥妥的霸道女总裁内核——从不在成功里止步,永远向前一步。比如,在拍摄《老友记》的巅峰时期,她就开始尝试转型影视行业,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与金·凯瑞合作的《冒牌天神》票房大卖,甚至超越了《珍珠港》,在全球范围内达到4.6亿美元;与斯嘉丽·约翰逊等人合作的《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成为北美票房冠军。

除了在事业上极端自律,安妮斯顿在健康管理、外形管理以及情绪管理上都不遗余力,表现出非凡的自控能力。她坚持健身,并聘请了好莱坞明星级的御用私教,每周锻炼五天,瑜伽、跑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持着;她对自己足够狠,在饮食方面可以说是十分自律,几乎完全戒糖,日常主餐就是看着都没有食欲的蔬菜色拉或者鸡肉馅饼;她对外形管理严肃认真到骨子里,除了皮肤保养,她的头发保养之道非常出名——有专属发型师帮她护发。

安妮斯顿在四十岁生日的时候曾说:“二十岁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三十岁的时候,我开始想搞清这一切。当四十岁到来,我发现自己可以说‘OK,我搞得定’。”

如今五十岁的安妮斯顿,不但凡事自己搞得定,而且有颜、有名、有钱、有马甲线,还有好人缘。这在她五十岁生日派对上可以窥见——大半个好莱坞的明星来参加派对,她的资源以及人脉可见一斑。

自律为自我护航,自我为自律导航。自律带来的经济自由,让安妮斯顿拥有保持自我的资本,让她不畏流言,坚定地活成自己的橄榄树。

与布拉德·皮特离婚后,就像在《老友记》里扮演的瑞秋一样,她勇敢地冲进了现实世界,不做任何与意志、与内心的皈依悖逆的事情。不纠结过往,不强求任何与内心相违背的感情,让它来时水到渠成,让它去时风轻云淡。

2012年8月10日,她与男友贾斯汀·塞洛克斯宣布订婚,2015年8月5日秘密完婚,正式再嫁。再次结婚后,各种八卦小报就不断偷拍詹妮弗,她怀孕了的消息满天飞。据说,在谷歌搜索上关心她是否怀孕的人比关心“我们是否处于战争时期”的人还要多。她通过《赫芬顿邮报》发了篇声明说:“不管是否结婚生子,我都是完整的。”

2018年2月16日,安妮斯顿发表声明称已与贾斯汀·塞洛克斯离婚,结束了不到三年的婚姻。

针对她的再一次离婚,流言四起:太过自我,自我到自私,不愿意带一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自私的女人,因为不愿意生孩子而离婚,实属活该。

而安妮斯顿却用坚韧和明朗活出自己的态度:“许多人指责我把事业放在当母亲的渴望之前,认为没有生育的女性是失败的。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女人是完整的,无论她有没有伴侣,无论她有没有孩子。关于我们的身体,始终该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应该能为自己决定何为美。”“女人不需要结婚或是成为母亲才是‘完整’的。每一个人都能为自己决定想过什么样的‘从此以后幸福快乐’的生活。”

蔡志忠先生有一句话:“自己是什么就做什么;是西瓜就做西瓜,是冬瓜就做冬瓜,是苹果就做苹果;冬瓜不必羡慕西瓜,西瓜也不必嫉妒苹果……”从某种程度来说,安妮斯顿的忠于自己,底气来自自己对自己的成全,不去讨好他人,不委曲求全,不妄自菲薄 。

一个人要先成为自己的橄榄树,才能成为别人的橄榄树。

倔强如她,在自律中游走,在自控中绽放,不知不觉让自我之树扎了根、开了花、结了果,她的世界正在一天天广阔!